> > > 正文

巢湖大专毕业证-捕鱼电玩城

  2020-12-25 23:43:37

巢湖大专毕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文凭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高防制作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毕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大专毕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高中毕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中专毕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离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做证件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做假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房产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英语四级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学历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出生证明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学位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土地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工程师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英语六级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英语专业八级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公证书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存单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户口薄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证件办理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资质证书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营业执照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做假毕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经营许可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存折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英语六级成绩单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证件公司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结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不动产权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房本多少钱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导游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回乡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就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上岗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营运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准生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技术登记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建筑岗位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电焊工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学历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做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制作证件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假普通话等级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证件制作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中专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出生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资格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报到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做个证件多少钱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焊工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户口本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规划师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建造师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质量体系认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教师资格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工程师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消防许可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快速办理电工证【加微xin号:324776000】福建动漫游戏产业一路向阳企业借外力打造品牌

  学术诚信是科学精神的基底

  前两年有韩春雨现象,今年更是爆出了某地方院校数学系超越北大数学系的笑话。

  单单就规则而言,这所学校并未直接进行作假,也并非贿赂排名机构,而是很多数学系老师对规则的娴熟掌握与利用。usnews排名规则中对高引用率权重较高,人为制造高引用率,让该校一举超过北大雄踞数学第一。

  如果说追究该校的责任,大约只有一条,对高引用率的奖赏。但全国很多高校不也是这么做吗?区别无非是程度与规则严密与否的问题。引用率本来是科研领域评价学术价值的一把重要的尺子,一旦我们把这个尺子作为衡量学术水平的重要甚至唯一的指标,就彻底被异化了。当下,有个别大学与科研机构甚至直接出台奖励政策,鼓励引用同一个学校或者单位同事的论文,以提高学校或某科研机构整体的学术声誉,则是对规则的功利化利用。

  评职称看论文,于是就有一些教师制造出一堆没有价值的论文,甚至是雇佣第三方不顾廉耻地定制论文。专利一度作为科研效果与成绩的一部分,于是专利就井喷了,大量没有实际意义的专利多如牛毛。

  表面上是我们评价尺子出了问题,过于重视一些数字评价了,才有了“四唯”“五唯”的问题,但我想更进一步追问,我们为什么会喜欢用数字评价?难道大家都很傻?

  肯定不是,首先是因为诚信。诚信文化的缺失,导致我们不相信定性评价,更喜欢用定量评——数字来衡量,认为数字评价一定能够实现公平。

  然而,只采纳数字评价,功利文化就开始上阵了。极端功利化的应对,不断扭曲各种指标,玩坏各种规则。比如sci,比如引用率。

  学术诚信不是独立的,是整个社会诚信的一部分,也不可能独立存在。因此,学术诚信的建设,需要从每一个人的诚信上下手。

  诚信文化难道是人性的优势?不是,是严惩重罚出来的。撒谎和作假成本太高,大到你无法承受,让你不敢越雷池半步。就如法律的意义,是靠威慑实现的。

  2014年8月,日本著名科学家笹井芳树(yoshiki sasai)在研究所附近悬梁自尽,时年52岁。原因是其牵扯到一起学术不端事件,即日本著名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学术造假案。羞愧难当。而曾经声名显赫的小保方晴子则再也没有机会进入研究领域,被“社会性死亡”。

  去年,美国也被揭露出招生舞弊丑闻。一些有钱人通过贿赂体育教练,通过招生的旁门进了名校。被揭露后,不仅学生被退学,相关教练被罚重金、被判入狱,行贿的考生父母也一同被罚重金,被判刑入狱。

  我们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,比如酒驾入刑。酒驾屡禁不止,相关部门最后拿出杀手锏,酒驾入刑,这一恶劣风气迅速得到了遏制,甚至催生出代驾这一新兴职业。

  如果我们一些教授、科研人员一旦被发现有学术不端或学术舞弊,不仅是开除、停职,而且一辈子不得从事教师与科研工作,丢了饭碗,他还敢吗?

  近年来,中央和教育主管部门多次下发文件,提出加强学风建设。例如,在《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》中,响亮地提出“科研诚信是科技工作者的生命”;在“十四五”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,再次提及加强学风建设,坚守学术诚信。

  我认为,只有从底层解决诚信的问题,才能顺理成章地建立学术诚信的风气;只有以最严格的措施惩戒学术道德失范者,才能切实捍卫科研诚信的生命线。

  陈志文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李赫】

新闻推荐

频道推荐

2020-12-25 23:44:15

24小时新闻排行榜